RX0:UC


 

近來分身乏術,但有股感覺想寫下的,是《機動戰士鋼彈‧Unicorn》第一集觀後小感。

此中有三件值得思考者。一是公主、騎士與獨角獸的象徵意義。主角巴納吉一直覺得生活空洞,直到遇見公主(米涅瓦‧薩比)。為了守護公主,因緣際會下取得「獨角獸鋼彈」。有了「獨角獸」,騎士有了守護公主的力量,一場騎士的自我覺醒之路,於焉展開。「獨角獸」在整部作品中(小說與動畫),不只是一架MS(機動戰士),藉由卡帝亞斯和賽亞姆(畢斯特家宗主)的努力,所要賦予的乃是一種超越一切形式、主義的共通理念,就是:找回身而為人獨有的自律、尊嚴與善良,進一步探索那超越自我的內在可能性,這就是這部作品中定義的「神」。騎士(巴納吉)與公主(米涅瓦)兩人的敏銳、纖細與對超越一切的可能性之堅持,將會隨著劇情的鋪陳逐漸成長,進而體會何謂新人類的定義

 

其次,對新人類的覺醒,此處提出新的質疑與觀感。筆者曾提過:

在宇宙外太空,人類在面對各種輻射線、隕石等種種極端威脅環境下,少數人發展出透過所謂的精神感應,互相瞭解對方的想法並溝通。同時,他們在那種極端嚴苛環境下,可以預測周遭的 反應並提早動作,所以在戰鬥時的反應總是快人一步。

或許,透過那種精神上的相通,人與人間可以避免無謂的戰鬥及犧牲,這是新人類在鋼彈世界的意義。

在此部作品中,則對新人類定義的不明確提出質疑,因其過於惟心而難明。原本那種可以避免戰爭,相互理解進而和平共存的意念與理想,竟然被扭曲為戰場上的兵器,與「擊墜王」劃上等號。對於人類覺醒與進化而言,委實極端諷刺。既然新人類還不足以成為引導時代前進的動力,身為一元主體的地球聯邦政府,卻能以時間的優勢,使人們放棄自我覺醒的可能。長此以往,地球圈(包含宇宙殖民地的人類)的閉塞,勢屬必然。

此中,對於多元思想(文化自覺)與一元一言(和而相同)的討論,延續過去宇宙世紀系列鋼彈一貫主題,並提出更深入的質疑與思考。最好的例子,莫過於聯邦地球本位與宇宙移民獨立自覺的文化衝突。試想,在現實世界中,所謂的國際化,並不是指我們要與英美同,或是要與中國大陸相同,而是在當中展現出我與他者不同之處。既是如此,面對那種強行統一的「老大哥」或「Little People」的壓迫,身而為個人或身而為獨立的個體,怎可輕易接受,將自覺的選擇權交給那些盲目且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呢?

復次,片中針對大人所導演的血腥衝突(現實中也一堆啊,如911事件、伊拉克戰爭…等),亦提出深刻的省思。巴納吉質問他父親卡帝亞斯的那段對話,其大意是:「很多人都還在想著明天或下週要做什麼事,就這樣突然死去(按:「隆德‧貝爾」隊與「新吉翁」殘黨在宇宙殖民地內開戰之事),這是身而為人該有的死法嗎?」此中,人的尊嚴,就是一個嚴肅而切身的問題。想想,光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每天有多少人過著沒有尊嚴的日子?又有多少人死的一點尊嚴都沒有?那世界各地呢?例如,阿富汗的百姓、巴勒斯坦的人民,有必要被拖下水嗎?

父子對話裡,也談到「只有人類才擁有神明,擁有超越現在的力量,那是內在『可能性』的神。」這個內在,就是仁義禮的精神自覺,亦可說是「內在的超越」,是孔孟儒家及佛陀所強調者。

個人覺得很棒的,乃是其父卡帝亞斯指出:現下之人,已經到了必須「要用人性本有之自律來找回人類獨有的善良,恢復並彰顯身而為人的尊嚴」。看看現下世界,此語豈非有一語中的之妙乎?想想,這樣的想法與陸九淵和王陽明的心學,似有相通之處。原本,宇宙天地之理、妙,不就是透過人性中本有的良善、惻隱、羞愧、自律之心展現出來的嗎?

是故,當我看到巴納吉終於搭上RX-0獨角獸出擊,將瑪莉妲操縱的NZ-666剎帝利推出去那一刻(要把大人製造不義之戰趕走),我感受到的衝擊與感動,是身而為人的覺醒與尊嚴,有什麼比自我醒覺後的清爽更棒的事呢?也希望,每個人(包含自己)都能找到自己的「獨角獸」,發揮那屬於人類獨有的善良與正義。

RX0:UCntd

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